法律在线

“四娘裹的粽子波俏”

  端午还没到呢,老伴见新粽箬上市,便买回几斤,先裹一批粽子给子女、孙子、外孙吃,而且要先给孙子吃。我问她为什么?她说:“孙子今年高考,复习紧张,人家说奶奶要裹粽子给孙子吃,孙子吃上粽子,‘高中’!”我笑问她听谁说的,她道:“你别问,反正我来裹,你着炉子负责煨,煨好送去。”

  老伴的动议泛起了我脑海童年的记忆,那时民生疾苦,百姓生活艰难,到了端午节没多少人家能裹上糯米粽子,即使裹几个也是和籼米掺和,应节而已。那时,我母亲裹粽子有一手,特点是裹得快,扎得紧,花样多,不露米。庄上有几户大户人家,他们叫我母亲去帮忙,我母亲起早带晚帮人家裹,最后带几只回来给我们兄妹分吃,大家高兴极了。我母亲排行老四,庄上人叫她“四娘娘”,吃粽子的人都说,“四娘裹的粽子波俏、好吃!”